欢迎访问:1024基地手机看片旧版-1024手机基地旧版国产-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宋的夕阳

大宋的夕阳



几抺残阳将战场的天空染一片血红,曾经雄伟的高城早已残破不堪,在惨澹

的阳光下呈现一片死寂的暗红色。

郭靖领着夫人黄蓉和帅吕文德,缓缓登上了襄阳的城墙。

放眼望去,战场尽收眼底。

近处,在已被血浸成褐黑色的土地上,尸横遍地,彷佛刚刚下过一场死人雨

;稍远处,刚刚齐射的臼炮发出的大片白色硝烟正飘过战场,成为这里唯一轻灵

的东西;再远处,在铅灰色的天幕下,蒙古大军的营帐一直散布到目力所及之处

,如林的黑纛战旗在充满血腥气的秋风中猎猎飘扬;另两个方向上,蒙古帝国的

红纛战旗布满大地,远看像密密麻麻的血色铁钉,把苍黄的大地钉死了,任何人

都无法从这片铁钉中逃离。

郭靖看着这一切,陶醉地闭上了双眼:这是我的战场了,这是我的战争了,

这是我的最后一战了。

小时候母亲在蒙古包里无数次讲述的先祖传奇又在他脑海中浮现:杨家将、

梁山好汉、岳家军,为了大宋的荣誉,先祖们穿着威武的盔甲,率领英勇的将士

,在辽国,在金国,在大宋,在所有可以战斗的地方,悍卫着国家的疆土!与之

共存亡!不错,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是郭靖唯一的愿望,唯一的理想,唯一看

重的东西!虽然与蓉儿相识之后,他渐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些传奇的大框架

倒基本没错,但帝王们要的不是胜利,而是权力;不是荣誉,而是皇位。

他的先祖确实为国为民,不过,没有帝王的支持,他们都没有落个好下场。

杨家将几乎绝户,女将们惨遭辽军凌辱;梁山8位好汉,只剩郭杨两家

;岳武穆更是葬身风波亭。

而今天的襄阳,瘟疫刚过,田园一片荒芜,皇家默不发粮,姓参军只为溷

一口饭吃不至于饿死,哪里还为什么荣誉?战败,是必然的!他知道,蓉儿总是

对的,但是,他却从未真正听懂她的深意,也从未顾及她的需求。

今天,他的愿望就要实现了,2年来,一个深藏着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巨大

秘密在他心中如过电般拂过,绞痛着他的心,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愿

望就要实现了!郭靖悄悄撇了一眼他的蓉儿。

他心中的女神,所有江湖汉子心中的女神,还是那么美丽,那么动人。

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虽已近5,却仍像3出头的娇

俏少妇,甚至比那些新婚的美少妇还显年轻!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九阴真经的功

劳,更有阴阳双修的缘故。

他又偷偷瞧了瞧蓉儿身边的那个男人,岁月也没有在他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

,他的年纪似乎停留在4岁,是的,那个男人彷佛到了与蓉儿刚刚认识时的

那个年龄。

他知道原因:蓉儿偷偷把九阴真经传给他了,他们双修了。

而他,一直拒绝与蓉儿双修,原因很简单,为了襄阳,为了大宋,他没有精

力和时间!此刻,他心中又是一阵剧痛!紧靠着蓉儿的那个男人似乎把手轻轻放

在了蓉儿的臀后,郭靖悄悄挪动两步,离他们远了些,在他眼里,此刻的蓉儿,

彷佛离吕文德更近,离他更远。

不错,她早该是吕文德的女人了。

远处传来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击鼓声浪,蒙古大军的总攻就要开始了。

这时,年轻的可汗正策马走过所有的队列,他向夫长们许诺:我只要襄阳本

身,城市中的财富和女人都是你们的,破城后可以在城中自由洗劫三天。

全军为可汗的许诺而欢呼,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还夹杂着军号和手鼓声,这

声浪随着无数堆营火的烟雾和火星升上天空,变成一片浓重的杀气聚集在襄阳上

空。

可汗最后传了一道军令:杀死郭靖,活捉吕文德和黄蓉。

蒙古将士齐声重复这道军令,这传令声震耳欲聋,似乎襄阳城都会被这齐声

纳喊震得粉碎。

精通蒙古语的郭靖听得明明白白,但他三天前就知道真相:吕文德叛变了!

那个早在2年前就让她妻子红杏出墙的男人,终于在最后时刻叛变了。

他与蒙古达成交易,俏俏解除了宋军精锐的武装,让士兵们偷偷家。

如今能与蒙军作战的,只有那些江湖游勇和一些老弱残兵。

郭靖没有刺杀吕文德,他知道,投降的唯一障碍就是他郭靖,吕文德无法说

服他,只能私下叛变。

吕大帅这么做,既可以保护这些兵士的性命,不做无畏的牺牲,更是为了蓉

儿!当然,这一切,蓉儿并不知道。

炮声响了起来,蒙古大军黑鸦鸦地扑向这座孤零零的古城。

郭靖向吕文德请战,吕大帅含笑点点头道:「即使必败,也要战死在冲锋的

路上,郭大侠,我懂你的意思!」

他转向守门官大声道:「打开城门!」

郭夫人没有阻止丈夫,她温柔地看着郭靖,柔声道:「靖哥哥,我与你一起

去,今日,你我同生共死!」

「不,你先陪大帅压阵,指挥还要靠你!」

郭靖拒绝了。

数十年来,他从不让蓉儿上阵撕杀,今天也不例外,更重要的,他知道蓉儿

还有生还的机会。

但这一刻,他的心更痛了,他把他的女神,留给了那个龌龊的男人,那个玩

过无数人妻的淫贼!蓉儿再也不会属于他了!城门打开了,郭靖像一支离崖的大

凋,扑下城墙,顿时融入蜂拥而出的江湖游勇之中。

这是一场飞蛾扑火的较量,他只有万残兵,与3万蒙古雄兵相比,没有

丝豪胜算。

他不是在作战,他是在赴死,一切只为了荣誉。

3:,他的队伍很快淹没在巨浪般涌来的蒙古大军中,像给巨浪加了一

瓢水。

身边的万江湖豪客和散兵不断倒下,9,7,5,3

,……败得比他想像的还要快,只能边战边退,又被逼城门。

身边很快只剩几十人了,不能让蒙古人入城!死,也要死在城边!他把毕生

功力聚于双掌,左右互搏,降龙十八掌被他发挥到前所未有的极致,一波又一波

蒙古人成为他掌下之鬼,但更多的蒙古兵很快又补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再强

的绝顶高手,也有油尽灯枯之时。

郭靖的掌力渐渐弱了下来,手掌翻飞之时,2年来被他深藏于心从未揭破

过的那个秘密,一桩桩一幕幕,放在郭靖眼前:那一年,我和蓉儿在桃花岛共

研九阴真经,知道了阴阳双修可驻青春这个秘密,但是,这将使我们永远不得间

断房事,我拒绝了!为了襄阳,为了大宋!那一年,大师父向桃花岛报信:襄阳

出了一个采花贼,害了无数人妻贞洁,引得城中人心慌慌。

我带着蓉儿离岛四处敌。

我与蓉儿一次偶然的意外,使我错过了那个淫贼,而蓉儿却与那淫贼有过三

日接触,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问,我相信蓉儿!那一年,

我送杨过上了终南山,后接到吕文德的告急书信,便带着妻子和芙儿入了襄阳。

从此,我一心想着襄阳,只顾守城,与蓉儿离多聚少。

到后来,常常分室而居,房事几乎成为空白。

而吕文德却与妻子接触良多。

那天蓉儿过生日,我没时间陪她,是吕文德倍她过的。

我多年以后才知道,就是那一晚,吕文德要了蓉儿的身子。

那一年,为了更好地调动和训练襄阳守军,我动提出让蓉儿做吕大帅的副

手,帮他出谋划策,而我却常驻军中。

蓉儿成了吕文德身边的贴身参谋,俩人出双入对,自由出入郭府和帅府,白

天在一起研讨守城方略,晚上在一起研究排兵布阵,几乎形影不离。

而我,却在城外训练军士。

那一年,蒙军攻城,吕文德令我出战,却以尊重我的地位并方便与蓉儿共同

指挥为名,将帅府设在郭府。

这一战,打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妻子和吕文德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

我只知道,蓉儿和大帅配默契,指挥有方。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们居然在我们夫妻的床上偷情。

那一年,蓉儿提出举行江湖大会推选武林盟,让我去大胜关筹备,她却与

吕文德去京城谋求皇家认可组建地方军。

我居然同意我的女神单独与那龌龊的男人同行,虽然心中有些醋意。

到襄阳,我提出再要一个孩子,蓉儿同意了,那是我与蓉儿几年来少有的

房事,我发现蓉儿与以前不同了,让我很快泄了阳,而她从此有了襄儿和虏儿这

对龙凤。

但我直到现在仍不确定,双子到底是吕文德的,还是我的?这也是后来我对

双子管教特别严厉的原因。

那一年,杨过断臂事发,我要惩罚芙儿以向过儿陪罪,我与蓉儿头一次闹到

不可开交的地步。

蓉儿躲到帅府一个月,我仍然没有察觉到异样。

后来,妻子以襄儿虏儿奶水不够向吕府奶娘借奶为由,搬入了大帅府,住了

半年。

那一年,我大败蒙军,吕大帅亲到府上朝贺,酒醉之后一次意见的事件,让

我终于在假山后和自己与蓉儿同床的房中窥到了俩人的奸情!不知为何,虽然妻

子的失贞和淫荡让我痛心不已,我却被吕文德那深厚无比的床技和庞大骇人的阳

具尺寸深深折服,更为妻子的多次潮吹而震惊,那是我从未想过的快乐境界!那

晚,我终于知道蓉儿早在那年生日就失身于他,俩人已偷情数年,我却无力说破

此事,因为她是我心中唯一的女神!那一年,我开始事事留心妻子一举一动,却

又不让妻子察觉。

我多次凭借高深武功窥视俩人奸情,看到妻子将屁眼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男人

,又从妻子的叫床声中,知道妻子出轨的原因一切都因为我。

我深深责怪自己从没了解妻子的需求!那天,这对奸夫淫妇在交媾时相互调

情,一边交欢,一边忆俩人偷情的激情往事。

我从妻子口中知道吕文德就是当年那个采花淫贼,而他骗得襄阳帅印,就是

为了躲避江湖人士的抓捕。

那天,品文德说不仅要蓉儿成为他的女人,还要学九阴真经!还好妻子拒绝

了!那一年,蒙古军退,蓉儿向我提出双修九阴真经,离开襄阳过神仙生活。

我的心好痛,我不想放弃儿时的理想,拒绝了我的女神!蓉儿又一次与我大

吵一架。

那天,我偷看到蓉儿与吕文德疯狂作爱,蓉儿淫荡到无与伦比的程度,还亲

手把九阴真经传给了奸夫,俩人一边做那丑事,一边修习九阴真经。

那一年,吕文德的九阴神功突飞勐进,他在蓉儿的细心帮助下,攻克了我一

直未能攻克的九阴神功会使男人阳具缩小的负作用,他那阳具反而变得更加雄硕

,已到了能自行控制大小,随心所欲控制出精的程度!我知道他的武功将远远比

我强了。

就在过儿为襄儿庆生的那个晚上,我看到蓉儿匆匆离开襄儿的房间投入奸夫

的怀抱,他用更强大的性器,彻底征服了蓉儿!蓉儿终于答应与他双修九阴真经

驻容篇!这意味着,从此蓉儿将变得年轻,但却不能脱离与奸夫的房事!我真不

想再活在这世上,好成全这对奸夫淫妇!但蓉儿在叫床时仍然坚称只爱我一个,

这话拯救了我。

她说她只愿让奸夫变得年轻,却仍要与我死在一起!我放弃了自杀念头,为

了襄阳,也为了蓉儿,我决定在襄阳城破之际,将蓉儿让与奸夫,成全蓉儿常保

容颜逍遥自在的梦想!那一年,芙儿因为齐儿一直未能让她生育,与齐儿大吵一

架,后向吕大帅述苦。

我偷看到吕文德凭借高深武功和床技,强暴了我的女儿!我想施救,但已经

知道打不过他,而此事一但暴露,不仅芙儿会自杀,我的江湖地位也将一落千丈



我最终没有出手。

没过两天,吕文德派齐儿去刺探蒙古军情。

他支开齐儿,再次奸淫了齐儿的妻子,而芙儿也向他屈服。

芙儿向蓉儿哭述,蓉儿为了安慰芙儿,竟然与奸夫上演了一场假强奸的好戏



俩人骗过了芙儿,我的女儿见母亲也被强奸,再没了心结,一场我从来没见

过的双飞床事,就在我眼前发生,而女角,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妻子



没多久,齐儿在蒙古被活捉并投降敌人,蒙古王给他的父亲耶律楚才平了反

!齐儿,不,应该称耶律齐,从此再没过襄阳!而芙儿,自然成了那个男人的

情妇。

那一年,蓉儿与奸夫商量打造了屠龙刀和倚天剑,我更觉得他俩才是天生一

对。

襄儿离开襄阳去找杨过,蓉儿却越来越年轻,我因长期操劳战事,却越来越

显老。

蓉儿将双修之法又传给了芙儿,又以指挥方便为由,让吕大帅将帅府设在我

家。

我虽驻在城外兵营,却也知道他们三人到了晚上,一定在我家中欢做乐,

三修九阴真经驻容之术。

我不在乎了,只要蓉儿高兴,只要蓉儿能变得年轻,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大战在即,这仗有输无赢。

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我潜家中,想最后一次偷看蓉儿与奸夫的近况,不想

却偷听到吕文德通敌叛国。

我知道他的心意,他想从我手中夺走蓉儿和芙儿!他知道蓉儿是绝对会陪我

一同赴死的,便提前把芙儿骗离襄阳,却私自与蒙军达成放走他和蓉儿的交易!

唉,我知道这场仗是必败之局,最终没有阻止这笔交易,只为了多年来我欠蓉儿

的!无伦如何,她都不能与我一起死!只要她能活着……活着就好……那怕与吕

大帅双宿双飞……做对快活神仙……电光火石之间,一把长矛插入郭靖肩头,凭

他出神入化的武功,这一矛本刺不到他,但他分心了,他的掌法散乱了!郭靖一

掌拍碎长矛兵的头骨,偷着向城头瞧上一眼。

只见吕文德一脸得意之色,居然将手抚向了蓉儿的肩头!十几把长矛又搠了

过来!他大喝一声「我成全你们……」,这话即是对蒙古兵说的,更是对妻子说

的。

郭靖闭上了双眼,只等死亡的到来。

瞬时间,已有两根矛头插入郭靖胸膛!只听半空中传来一声娇吟:「靖哥哥

,蓉儿与你死在一起!」

却是黄蓉从城头飞身而至,打狗棒扫开围兵。

又听吕文德也是一声长啸:「郭夫人小心!我来了!」

郭靖胸中两矛,性命只在片刻之间,他亲见吕文德如大鹏展膀般飞下城头,

掌风到处,片刻间扫倒大片蒙军,这等功夫,实非自己所能。

他心中一宽:「大帅练得这等绝世神功,天下再无敌手,当保蓉儿一身平安

!」

突然胸中一阵剧痛,不知是枪伤之痛,还是心中之痛,身体摇摇欲坠。

「靖哥哥!」

黄蓉大叫一声,抢上扶住丈夫。

突然腰间一痛,却被郭靖点中穴道。

她身体一软,不由倒在郭靖怀中娇呼:「靖哥哥,你做什么?」

「随大帅走吧,蒙古军不会伤你性命!」

「不,蓉儿不走,蓉儿与你一起生,一起死!」

郭靖微微一笑,冲吕文德道:「大帅,蓉儿交给你了,你要保护她一生一世

,不离不弃!」

言毕奋起最后神功,大喝一声,奋全力将妻子抛向城头。

黄蓉身在半空,又向下坠落,知道丈夫重伤之余,无力将她抛至城头,就要

坠地之时,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搂住纤腰,只觉身体被男人横身抱起,如腾云驾

雾一般,刹时间已高高越过城头,知道是奸夫吕文德,不由在男人一双臂腕中扭

动娇躯,双手捶打男人胸膛,娇嗔道:「你又何必救我,何必救我!」

吕文德终于抱得美人归,不由哈哈大笑,这笑声由他深厚内力催送,声传数

十里,城下蒙军无不骇然!吕文德脚尖在城头上轻轻一点,横抱着黄蓉飞至城楼

顶上。

口中柔声道:「郭夫人,你丈夫亲手把你交给我,我们这就桃花岛,做对

快活神仙!芙儿已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黄蓉亲耳听到郭靖将她托付奸夫,身体软成一团,将臻首藏于他怀中,羞嗔

道:「罢罢罢,他既亲手把我送你,我便不算负他。事到如今,我们母女,一切

随你了。这下你终于得偿所愿了吧。」

吕文德哈哈淫笑,高声道:「此去桃花岛的路上,我早备好多家上房,郭夫

人,今晚我便与你彻夜交欢!这一路上,我们可要夜夜点灯夜战了!」

黄蓉羞得在他怀中轻嗔道:「冤家,小声点嘛,此时,你,你还叫我郭夫人

啊。奴家,奴家永远是你一个人的蓉儿了。」

吕文德得意的高声长啸,脚尖在城楼顶上一点,向襄阳城后飞去。

此时郭靖又中三枪,他听到吕文德今夜便要与妻子点灯夜战,不由万念俱灰



他顾念妻子,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转身望向城楼。

只见一轮最后的残阳如血一般殷红,吕文德在半空中横抱着自己的妻子,妻

子双手挂着奸夫脖子,正向奸夫献吻。

俩人在半空中热吻的背影如神仙般随那血红的太阳一起缓缓落下,渐渐消失

在城廓之后,好似一副永恒的剪影,定格了俩人的奸情。

他虎泪含泪,最后瞧了一眼即将消失的落日,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落日,襄

阳的落日,更是大宋的落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旅途中的女贼 下一篇:公墓性爱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